獅城隔離期結束 孝女趕回國探病 飛機降落 父親走了(芙蓉16日訊/獨家報導)在新加坡工作的孝女返國欲探望病重父親,豈料在抵達國門時,父親已去世,因需到隔離中心隔離,她為此錯過送父親最後一面和 參與全程喪禮而深感遺憾。馬寶禎告訴《中國報》,她在父親出殯當天獲准回到芙蓉的家奔喪,卻因還在隔離無法擁抱母親安慰,心情很沉重。她說,她本月3日接到父親入院消息,原本想提早返馬,因為她在新加坡做建築設計工作,新加坡政府規定建築業職員須居家隔離14天,所以當時尚在隔離期,隔離期滿後立即返馬。 馬寶禎在面子書群組“馬勞心聲分享站”發帖感謝醫護人員送她回家奔喪,陪父親走最後一程。(面子書截圖)她說,父親生前患有第四期鼻癌於本月6日上午咽下最後一口氣,她乘搭的航班在當時降落吉隆坡國際機場,飛機剛降落她就接獲哥哥致電告知父親離世噩耗。由於她是從新加坡回國,根據程序須被強制隔離,到步後她被載往波德申隔離中心,無法直接回家奔喪,但接待她的官員允許她在喪禮的其中一日回家奔喪,所以她選擇在父親出殯那天。馬寶禎說,父親8日出殯當天,官員於上午11時45分載她回返芙蓉拉務再也的住家,並在父親封棺前到家。詢及是否沒提早返馬陪伴父親,而覺得親情可貴,馬寶禎表示認同,親情不是以金錢能買的東西,因此要珍惜當下。“如果時間能重來,我會選擇早一點回家陪我父親,親情不是錢可以買到的 ,錯過了就沒有了,我們永遠都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。”馬寶禎回家奔喪時,親友不能接觸到她。(面子書截圖)馬寶禎披露,在父親出殯當天,官員送她回家奔喪時,語氣及態度都非常好,也從原本允許兩小時奔喪延長至三小時。她形容自己回家奔喪那天猶如大人物(VIP),官員從接她那一刻,包括上下車,為她開關車門,回到家下車前,醫護人員也吩咐在場親人別靠近及碰到她。“官員一直呆在一旁,確保家屬都和我保持社交距離,也不讓親友接近我,隨後也隨著我去送殯,並開著救護車載我到火化場,直到整個喪禮結束。”她說,在新冠肺炎疫情及行動管制令期間,她在返馬前並不清楚回國的程序,這也是她遲返馬的原因之一,所以在這期間,她不斷在與馬勞有關的群組裡尋求協助。

馬寶禎在父親出殯時,乘坐救護車前往火化場送殯。(面子書截圖)馬寶禎目前還在隔離中心隔離,心情也平復了許多,但還是會想念已故父親。“目前在隔離中心的隔離生活也比較無聊,也較孤單,因為少了家人陪伴,以及獨自一人在隔離中心隔離。”她說,在隔離中心也沒太多事務處理,她也會通過網上處理公司的事務。隔離期一結束,她第一件要做的事,是回家陪母親。

參考來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