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下班剛到家門,就聽到婆婆的大嗓門,她來做什麼,我心裡是清楚的。為這房子的事情,婆婆來鬧了好多次了,就這周就已經是第3次了,我真的是無語了,也是真沒想到,婆婆當初能說出這樣的話,做出這樣的事,現在憑什麼沖著我們大呼小叫,讓我們怎麼怎麼樣。

我和老公沈然是大學同學,兩人是一見鐘情,一開始他很糾結。覺得自己家條件不好,覺得高攀了我這個大城市的姑娘;也擔心我會跟著他受委屈,因為他爸媽偏心他哥哥。不過後來我倆還是在一起了,感情不錯,但我倆戀愛,我爸媽是不同意的。不僅僅是因為家境,而是我要是和他在一起就算是遠嫁了,爸媽擔心我被欺負。

不過那時的我,怎麼會去考慮這些,心心念念的想要和他結婚,想著只要我倆相愛,其他問題都沒啥大不了的。畢業後,我偷偷和他領證了,然後給爸媽留了一封信就跟著他回了他老家。回去的路上,我開心不已,以為自己憧憬的婚姻生活就要來了,誰能想到,這婚後的日子,還確實和沈然最初擔憂的那樣,過得很不舒坦。

他家條件一般,自然是沒能力在市區買婚房的,再說我倆又領了結婚證,偏心的婆婆就更不會提婚禮。這倒也算了,家裡的老房子還住的開,沈然原來住的房間還在,我倆打掃了一下,就住下了。我以為這已經算是糟糕的情況了,我努力說服自己,准備適應這樣的婚後生活,結果還沒幾個月,我倆被人趕了。

原本大哥是以為沈然出去念書了,就不會回來了,所以早早就把這老房子當成了自己一家的了。現在沈然不僅回來了,還帶著老婆回來,幾個月下來一副准備在這長住的樣子,他坐不住了。也不知道怎麼說動的婆婆,不過婆婆本來就偏愛這個大兒子,估計幾句話就可以了。

很快婆婆開始各種找茬,指桑罵槐,見我沒有接茬,就直接開口趕我倆了。說他大孫子要單獨住一間房了,沒有房間給我倆住了;說結婚了就是要分開過,她是跟著大兒子的,所以我倆不適合住在這裡。沈然從回來就一直沒有發的火終於是壓不住了,直接就沖著婆婆懟了過去,問婆婆到底是為什麼,同樣是兒子,為什麼從小到大,區別這麼

大。

可有啥用呢,不喜歡你的人,你哭的再厲害,再傷心,她也不會心疼,反而更加討厭你。沈然這話一說,本來說給我倆幾天時間找房子的,現在是當天晚上就催著我倆收拾東西搬出去。我也實在忍無可忍,問婆婆就差這幾天嗎,這大晚上的,你讓我們出去住哪,都是一家人,怎麼這房子我們就不能住了。

婆婆朝著我不屑的說道:想要房子有本事自己買,我的房子想給誰住就給誰住。說完就開始朝門口丟我倆的行李,當天晚上,還是鄰居聽到了我們的吵鬧聲,實在看不下去,偷偷的喊住了茫然的我倆,收留了我們一晚。第二天一早,我倆就去了市區,請了一天假,在同事的幫忙下,緊趕慢趕租了房子,沈然和我說,那個家再也不回去了。

從那以後,我們整整8年沒見過婆婆,唯一的聯系就是每月要生活費的時候,婆婆會給沈然發消息。一開始他鬧脾氣不想給,我雖說生氣,但也不想讓婆婆找著理由說我倆,該給的生活費還是給吧。所以這麼些年來,我倆除了沒回去看婆婆,生活費什麼的還是給足夠的。

這幾年來我倆辛苦工作,努力存錢,我爸媽也幫襯了我們點,總算是在年初買上了新房。考慮到孩子要單獨的一間房,再有個客房,當時咬咬牙就買了復式,為此裝修的錢就只能是開口問同事借了點。這些年來,哪怕我懷孕坐月子,我們再難,婆婆也不曾來幫過我們一點忙,更別提給我孩子花過一分錢了。所以買房這事我們沒和她說,錢不夠寧願借也沒朝她開口。

裝修好了之後,我們一家就搬了進去,也沒過多久,婆婆知道我們買房了。估計沈然一個同事說的,他們兩家隔得不遠,他回家和他媽媽順口一提,這話隔天就能到我婆婆耳朵裡。婆婆知道後,帶著她上小學的大孫子就過來了。

這麼多年沒見,婆婆看著憔悴了很多,唯一沒變的就是她的大嗓門和不屑的語氣了。在新房裡這看看,那看看,然後沖我倆來了一句,樓上那間大房子收拾出來給我和小宇(沈然侄子)一家住,這樣他就能在市區念初中了。再說家裡的老房子也確實不能住人了,要重新蓋才行,都漏雨了,都是一家人,你們不能看著我們露宿街頭吧。

沈然本來是黑著臉的,婆婆這話一說完,他直接被氣笑了,說:“當初你大晚上趕我倆出家門的時候,想過我們怎麼辦嗎?你還記得你說過什麼話嗎?”婆婆一聽,理直氣壯的說:“都是一家人,還提這些做什麼”說完自顧自的把她隨身帶來的小包放到了那個房間,隨後就回去了。

沈然第二天就託人把包給婆婆帶了回去,然後安生了幾天,我以為這事就算過去了。結果一周後,婆婆開始頻繁過來,說來說去就是我們小家房子住的開,要帶著大兒子一家住過來。我一直都沒說話,客客氣氣的打了招呼之後,從來不接她任何的話,不過這麼多次鬧下來之後,我真的火氣快要壓不住了。

我看著眼前的婆婆還在和沈然鬧,和他說:“我是你媽媽,你就要聽我的,不然我就到處數落你。”我沒忍住,直接懟了過去:“婆婆,這麼些年來,我們生活費一分都沒少你,你看都說出來,丟人的是誰。”我緩了緩繼續說道:“以後這事不再提,我們該給你的生活費照樣給,要是你繼續聽你大兒子的話,非要來我家佔個房間,那我就去他公司鬧,我還就豁出去了。”

我一向說話輕聲細語的,猛地發火,婆婆有點被嚇到了,張了張嘴愣是沒說出話來。我不知道自己這番話說的是不是有點重,我也知道自己語氣不好,不過一想到當初她對我們的態度,想到這些年來她對我們的不聞不問,我怎麼都放不下。反正對於她,該給的生活費我給,該照顧,沈然去照顧,其他的再想怎麼樣,我不會同意的。

參考來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