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的命,是被救回來的」跟雙胞胎哥哥一起來到人世,吳思遠卻罹患先天性心臟病以及腦性麻痺,永久性肢體障礙及癱瘓問題,讓他幾度想自殺,後來聽朋友建議,開始進貨賣起蒟蒻果凍,坐著電動車,穿梭在人來人往的捷運出口及夜市。有時候喊一整天也賣不出一包,但他不氣餒,還說「我不要當乞丐,我要靠自己努力活著」

▲▼吳思遠。(圖/記者陳雕文攝)

▲35歲的吳思遠,不希望因為肢體障礙,一輩子當乞丐,努力在夜市叫賣果凍。(圖/記者陳雕文攝)

現年35歲的吳思遠,穿著帥氣的襯衫以及西裝外套,面帶微笑,慢慢推著輪椅靠近《ETtoday新聞雲》記者,他靦腆地說,很珍惜受訪的機會,有機會上鏡頭,當然要好好打扮。他還說,會存錢去夜市尋找適合自己的西裝,也有些是朋友多的送他穿,「雖然我買的、用的,人家可能覺得都是便宜貨,但我很盡力讓自己看起來體面,而且是花自己賺來的錢買的」

痛苦的童年

吳思遠說,媽媽經歷血崩,辛苦把他們兄弟倆生下,抱在懷中時,發現他的臉色發紫,急忙請醫師檢查,才發現問題。「我很難過,他(哥哥)都可以活蹦亂跳」吳思遠表示,小時候很忌妒哥哥以及其他健康的小孩,為何只有他受苦。

▲▼吳思遠。(圖/吳思遠提供)

▲▼吳思遠。(圖/吳思遠提供)

▲小時候,吳思遠忌妒哥哥可以和其他小朋友一樣,活蹦亂跳,自己只能痛苦復健。(圖/吳思遠提供)

吳思遠說,「從小就開始復健,還要面對其他小朋友的異樣眼光,所以過去非常自卑…國小的時候都只能坐在教室末排的角落,連老師都不太喜歡我」、「因為怕我被欺負,所以家人幫我安排到資源班,也就是啟智班,但我其實思考能力沒有太大的問題,只是因為沒辦法像正常人那樣的表達,就常被當成智障…」

由於父母擔心吳思遠不能受到良好的教育與對待,逢年過節都會帶著禮盒去學校。但極盡所能討好老師的行為,讓他覺得,「我不是正在接受9年國民義務教育嗎?為什麼受教的權利,以及老師對我的臉色,是靠父母收買來的?只因為我行動不便,就得在一個根本不公平的環境下學習?」

曾以為死是解脫

吳思遠說,因為一直麻煩家人照顧,「10幾歲的我就在想,為什麼不乾脆死死就算了」,拿起書桌上的美工刀,他思考,要不要就直接割下去,後來突然想到,自己喜歡音樂、喜歡寫詞、還有很多喜歡的事情還沒完成,「我還不能死,但又不知道怎麼讓大家看到我的優點,不要只對我的外表指指點點…」

吳爸爸看著兒子自卑又封閉,心裡非常難過,決定跟其他也有心臟病童的家長,共組「社團法人中華民國關懷心臟

病童協會」,透過協會舉辦冬、夏令營,帶著吳思遠接觸人群,讓他多與同儕互動。慢慢的,吳思遠笑口常開了,也能與病童、一般的孩子成為朋友。

▲▼吳思遠。(圖/吳思遠提供)

▲吳爸爸(圖右)成立「社團法人中華民國關懷心臟病童協會」,帶吳思遠走向戶外,接觸人群。(圖/吳思遠提供)

提起話筒,從電話行銷做起

吳思遠分享道,「高中畢業後求職,當時就想,既然大家都看外表,我就先做一些看不到外表的工作,擔任電話行銷、信用卡催收客服、信貸電話客服等職務,慢慢培養口才。有勇氣面對陌生人,並推銷產品後,成為一名業務,開始賣塔位與生前契約。後來有朋友推薦, 「要不要賣果凍」他想想,沒有叫賣的經驗,又有機會多看看、多認識人,立刻答應了。

▲▼吳思遠。(圖/記者陳雕文攝)

▲吳思遠穿著帥氣的襯衫以及西裝外套,面帶微笑,慢慢推著輪椅靠近《ETtoday新聞雲》記者,他靦腆地說,很珍惜受訪的機會。(圖/記者陳雕文攝)

果凍,這一賣就是10多年

吳思遠說,一開始,母親幫他的電動車後方掛上牌子,寫「殘胞蒟蒻果凍」,他很難受,「我想做好生意,為什麼還要刻意寫『殘胞』?是要透過我身體的缺陷來讓人同情嗎?那不就跟跪在地上,等人投錢的乞丐一樣?」後來其母親才改成「蒟蒻果凍」

▲▼吳思遠。(圖/記者陳雕文攝)

▲進入樂華夜市以前,吳思遠在馬路邊將木板、牌子、蒟蒻果凍準備好,一切就緒後,他還露出歡喜的笑容。(圖/記者陳雕文攝)

吳思遠樂觀地說,「現在是果凍哥!從中午12點多出門,一直喊到晚上10點,生意不穩定,有時候一整天可能賣不出一包,但我不會難過,因為我是靠自己努力,不必靠人施捨,也是會有生意不錯的時候唷」

「我要幫助其他弱勢」平均每個月賺2萬8千元的吳思遠,除了到夜市、捷運出口等區域叫賣,他還會跟心臟病童協會等單位一起籌辦活動,自掏腰包帶孩子外出玩樂,並且安排獎學金補助,讓心臟病童能夠繼續深造,提升學歷,進而創造就業的機會。

吳思遠說,「我的人生,這一路走來,並不容易,但我還是希望,有餘力時就去幫助別人」

吳思遠小檔案(果凍哥)
年齡:35歲

學歷:桃園啟智學校
經歷:電話行銷、信用卡催收客服、信貸電話客服、賣塔位
現職:叫賣1袋100元的蒟蒻果凍
擺攤時間:
星期一公休
星期二到星期六12:30-23:00
白天:西門捷運站台北車站
晚上:永和樂華夜市、饒河夜市

▼進入夜市過了一小時,就有小妹妹拿著100元給吳思遠說,「我要一包果凍,謝謝」。(圖/記者陳雕文攝)

▲▼吳思遠。(圖/記者陳雕文攝)

▼又過不久,隔壁攤的漂亮女子也來跟吳思遠捧場,連買兩包果凍。(圖/記者陳雕文攝)

▲▼吳思遠。(圖/記者陳雕文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