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流之後
自從林老師因為家暴離婚後,我就很擔心她。
平心而論,她在我們補習班是個好老師,她教的英文會話課很受歡迎,只是離婚以後,原本談笑風生的她臉上完全失去了笑容,教學倒還正常,但一下課就板起臉走人,好像其他的老師、同事全成了空氣。大家倒不是在乎她不通人情,而是擔心她那個離了婚的帥哥丈夫,給她的心理創傷太大。
所以我在另一家語言補習班碰到她時,嚇了一大跳!我想她一定想跳槽吧!換個環境重新開始,也可以擺脫離婚的傷痛...我還想不出勸阻她的話之前,林老師自己笑笑地說:「別緊張,我是來學韓文的。」
因為順路,我就載她回家。她一路興高采烈的說近來迷上韓劇,不但愛死了那什麼基什麼鎬的,還穿韓服、聽韓文歌、吃韓國烤肉配啤酒、用韓國化妝保養品,更重要的是要學好韓文。

(圖片來源:愛奇藝台灣站​ 「劇」在愛奇藝;《愛上變身情人》線上看)
圖說:示意圖/苦苓說:為什麼女人老是會栽在同樣的男人身上?
 
「這樣我去韓國看偶像表演,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、唱什麼,有機會還可以跟偶像聊上兩句呢!」
四十幾歲的女性這麼瘋「韓流」不知道多不多,但很高興她恢復了活力,在辦公室裡也有說有笑,並且成為韓劇的追劇之王,經常提供大家好看、當紅的韓劇,再不然就是招人團購韓國的化妝保養品,更成為大家最好的韓文導師,像有一個男老師說我的歐巴(哥哥),馬上被她糾正:只有女孩叫哥哥、或女朋友叫男朋友可以叫「歐巴」,弟弟叫哥哥則只能叫「ㄏㄩㄥˋ」(聽起來像「兄」的音),看來林老師「韓化」得真徹底,不久之後就應該會教大家做泡菜了。
之後她果然一有假就往韓國跑,而且跑到簡直比對臺北還熟,成了遊玩首爾的活字典,大家有什麼問題只要問她就
OK了,連哪一家餐廳的哪道菜好吃也如數家珍...後來她乾脆自己組了一團,帶部分同事去韓國玩,賓主盡歡(她已完全是主人立場了)。
事情發展的最高峰,則是她喜歡上了臺北一家韓國烤肉店的老闆,比她足足小七歲的韓國鬍子帥哥,這樣「哈韓」也算「哈」到極致了,大家歎為觀止。不久卻傳來她要嫁給鬍子哥,並且跟他回韓國釜山去開店的消息,而開店的資本,幾乎全靠她這十幾年來教書的四、五百萬積蓄。

(圖片來源:愛奇藝台灣站​ 「劇」在愛奇藝;《金秘書為何那樣》線上看)
圖說:示意圖/女人看韓劇和男人看迷片的心態是一樣的。
 
家人一定是擔心又公開反對的,同事們則私下反對、表面祝福,反正已經無可挽回的事,又何必觸人家霉頭?搞不好他們從此會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也不一定。
而且林老師破釜沉舟,把自己多年前買的一棟舊公寓也賣了,總共大概帶了兩千萬「陪嫁」吧!就此展開輝煌的第二春。結果還不到春天她就回來了,原因是鬍子哥一回韓國就露出真面目—打老婆。
林老師忍無可忍,什麼都沒要的就和他離婚,自己一個人回臺灣來了。唉!
 
苦苓說
有人說:女人看韓劇和男人看A片的心態是一樣的,都在幻想現實中得不到的東西。男人當然不可能碰到豔麗的辣妹自動送上門來;女人也不可能有高富帥的男人幫你做早餐...反正大家都在「夢想」中求滿足吧!
只是韓劇更現實一點,有很多「周邊產品」可以採買、擁有、奉獻...繼續維持美好的「師奶」之夢,也不是壞事。
但夢境與現實畢竟是有分界的,一腳跨過去之後,一切就可能改觀了。尤其女孩子碰到她以為的真愛、強愛、火熱愛,往往奮不顧身,甚至把所有的身家都拿出來賭上一把。看來是很感動人啦,但若賭輸了,實在太悲慘。
而且說起來這不是迷信哦!也就是說:女人老是會栽在同樣的男人身上,不知你有沒有同感?
 

本文節錄:【所謂愛情,只不過是獨占與反叛】一書/時報出版
 
作者簡介

苦苓


本名王裕仁,1955年生,祖籍熱河,宜蘭出生,新竹中學、臺大中文系畢業。

曾任中學教師、雜誌編輯、廣播電視主持人,獲《中國時報》散文獎、《聯合報》小說獎,《中外文學》現代詩獎及吳濁流文學獎,著作五十餘種,暢銷逾百萬冊。

現為雪霸國家公園解說志工,沉潛8年,驚豔於天地萬物超乎想像的各種生命形式,遂提筆
書寫自然。

2011年開始,陸續出版《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》、《苦苓的森林祕語》,成功開創新型態書寫,以生動詼諧的方式開啟認識自然的全新視角。2013年寫下散文《我在離離離島的日子》,深刻反思人類與自然的親密關係。2015年《請勿對號入座》,用諷刺中帶有戲謔的筆鋒,描寫各種奇人異事,2016年《短短的就夠了》精選出版,描寫人世的荒誕無稽,再掀膾炙人口的「極短篇」風潮,同年12月推出《熱愛大自然  草木禽獸性生活》,生動描寫動、植物五花八門的繁衍方式,成為臺灣第一位「動植物兩性作家」!2017年出版《對不起,嚇到你》,讓讀者體驗背脊發涼、腸胃翻攪的苦式驚魂。

苦苓好好玩部落格:coolingplay.pixnet.net/blog
FB請搜尋「苦苓(王裕仁)」


[圖擷取自網路,如有疑問請私訊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