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有父母重男輕女,只知道從女兒的身上獲取錢財來貼補兒子。一般重男輕女的家庭裡的男孩子都是沒本事的,如果男孩有本事,還需要父母想方設法從女兒身上「榨取」錢財來貼補兒子嗎?在父母看來,兒子就算不好,那也是自己家的人,女兒再好,也是別人家的人。

張紅從上班到結婚第十年,沒有一天好日子過,因為她有重男輕女的父母,還有一個扶不起的弟弟。

張紅的弟弟叫張強,打小被父母寵壞了,不學無術,早早輟學。如果說去打工也可以啊,可是他偏偏不,既不學技術也不打工,反而在村上偷雞摸狗

他不缺錢花,他只是覺得這樣做很有意思,而別人找上門來,父母總會為張強擦屁股。

開始張強只是小打小鬧,可不知道為什麼,他迷上了賭,因為賭,父母甘願把房子賣掉為他還債,因為賭,他們早早讓張紅出去打工掙錢貼補家用。

張紅每個月省吃儉用,結婚掙來的錢全被父母要去替弟弟還債。

她不止一次地教育弟弟,希望他可以收手,可是父母總會說她不懂事,還說教育兒子是自己的事情,你一個當姐姐的這麼教育弟弟不合適。張紅教育不了弟弟,她就勸說父母,她希望父母可以勸勸弟弟,沒想到父母一次次地答應,卻一次次地不付諸行動。 

張紅在外打工八年,認識了自己的丈夫,她以為自己可以擺脫這個「無底洞」的家庭了,可她沒想到的是,父母直接要求男方出30萬的彩禮。張紅愁壞了,丈夫家裡條件不好,30萬對於他們來說真的很困難。男方為了結婚,把家裡的房子賣掉了。

張紅很明確地告訴父母,以後弟弟的事情她不管了,她成家了,要過自己的日子了,她現在什麼都沒有了,出不了錢了。

張紅的父母表示拿了這30萬不會再要錢了

他們消停了兩年卻把自己的女兒告了。

他們告自己的女兒不給他們養老。張紅接到法院傳票的時候很委屈:她沒有不養老,只是父母總把她的錢貼補給弟弟,而弟弟好賭,給多少錢都不夠。如果父母只是單純的要求養老她肯定會養老的,可是養著弟弟,她真的養不起。

張紅向父母哭訴:「爸,媽,養老可以,但我不想養弟弟!」

可是父母的回答令她絕望:「你只管出養老錢就行,至於錢的去向,你就別管了!」

張紅不再出錢,只希法律可以給她一個公正,這樣的娘家,她真的養不起,這樣的弟弟,她也真的填不起了。 

父母人物分析:重男輕女,女兒再好也是外人,兒子再不好也是自己人。他們對於兒子的教育是失敗的,而他們的思想是極其迂腐的,這是他們的愛,而把自己的一雙兒女都「害」了。這樣的父母很自私。

張紅人物分析:對於娘家不斷付出,不懂拒絕,結婚以後說斷了娘家的來往,卻被父母告了,徹底心寒,以後不會

再貼補娘家,該她出的錢她出,不該她出的錢她一分不出。

張強人物分析:被父母寵壞的孩子,不顧及家人過得如何,只圖自己一時享樂。 

參考來源